樱桃网app免费观看

听见有人惊呼一声,所有人都往客栈正门的方向望去。

旋即,众人就见到贾镇走了进来。

樊林见到贾镇,如同见到自己的救命稻草,当即对贾镇道“贾镇大人,你可一定要帮我,这小子太不知好歹,竟敢无视我炼丹师公会,对我做出如此不敬的举动。”

说完,樊林又用一种你死定了的目光看向景云霄。

贾镇,最近一段时间在炼丹师公会的声威节节攀升,一来是因为他成为了一名六品炼丹师,二来是因为他手中的玉蝶造化液。

炼丹师公会对贾镇尤为重视。

在樊林看来,如若景云霄敢得罪贾镇,那就真的是找死。

只是,就在他们这等想法的时候,贾镇却几乎以无视的态度从他们身边走过,然后来到了景云霄的面前,对景云霄拱了拱手“师尊,不知道这里生了什么事?”

师尊?

当这两个字从贾镇口中道出,所有人的心脏都是猛的一阵收缩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“怎么回事?贾镇大人该不会是糊涂了吧?”

“那小子年纪轻轻,何德何能是贾镇大人的师尊?”

晓晓的记忆

“我一定是听错了。”

贾镇,这一段时间风头正盛,烈火城不少人都对其羡慕不已,甚至不少人都想要拜他为师,可现在他竟然叫一个少年师尊?这也太天雷滚滚了。

“没什么事情,不过是几个不长眼的玩意在这撒野罢了。”

景云霄摆了摆手。

这时,贾镇的目光方才注意到樊林身上,立即对那樊林喝道“樊林,还不快给我师尊赔罪,否则,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贾镇可是知道景云霄的脾性,一旦景云霄真气了杀念,管他什么炼丹师,他绝对不会在意。

不过,这樊林毕竟是炼丹师公会的人,所以贾镇并不希望景云霄杀了樊林,从而呵斥樊林,让樊林低头。

听见贾镇的话后,樊林方才明白,自己没有听错,这小子竟然真的是贾镇的师尊,当即就猛地往地上磕头,求饶道“这位前辈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道你是贾镇大师的师尊,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了,希望你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一次。”

说着,樊林还怒吼那狂傲小子“还不快给前辈道歉。”

那少年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但由于他四肢已断,只能哭喊道“大人,我错了,我该死,求你饶我一条贱命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景云霄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摆了摆手“滚吧。”

樊林心头大喜,立即带着那少年逃之夭夭。

“师尊,这一次炼丹师的考核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
贾镇突然道。

“恩?为何?”

景云霄不解。

“刚刚那樊林虽然只是五品炼丹师,在炼丹师公会的地位一般,但是他的师尊是我们炼丹师公会的副会长,是一名七品炼丹师,而接下来你的炼丹师考核,正是那名副会长负责。我担心他会给你穿小鞋。”

贾镇解释道。

“穿小鞋?莫非他能明目张胆的给我下套?亦或是不让我参加考核?”

景云霄眉头一皱。

“那倒不会。”

贾镇道。

“既然不会,那就没什么关系。”

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。

景云霄就不信,以自己的炼丹技术,就算别人动些手脚,那也并无大碍。

吃饭完后,牧凌天和冰翎留在客栈之中,而景云霄则跟着贾镇前往炼丹师公会。

不得不说,烈火城确实非常繁华。

至少比之于百战国的皇城,都不知道要繁华多少倍。

这一点,从大小街道那车水马龙、琳琅满目、人影幢动的场景就可以看出来。

坐着马车,一路而去。

好一段时间之后,景云霄终于是到达了炼丹师公会。

炼丹师公会就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宝塔。

建立在烈火城的闹市之中。

景云霄到达烈火城后,很快就见到了一个熟人,这个熟人正是刚刚他教训过的樊林,在樊林身前,还有一位老掉牙的鹤老者。

老者看见景云霄,明显流露出一丝不满。

“贾镇,我听说这就是你的师尊?真是没想到的,你的师尊竟然是一个这么年纪轻轻的小孩子?看来我炼丹师公会随便找出一个人来,或许都能够成为你的师尊吧?”

在路上,贾镇就跟景云霄介绍过,这男子叫做吉普。

由于最近贾镇名气暴涨,从而威胁到了他这个副会长之位,因此他对贾镇本就心存不满,再加上今日景云霄和樊林这件事,自然就更加是不满了。

如今,更是直接堵在了炼丹师公会门前,对贾镇如此嘲讽。

贾镇目光一寒,却还是冲那吉普拱了拱手“副会长,我师尊是前来进行炼丹师考核的。之前我已经帮他登记过了,希望你不要多加阻拦。”

“考核?我们炼丹师公会岂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可以考核的?贾镇,莫非是你想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名气,然后收取钱财,帮人在炼丹师公会考取炼丹师?”

吉普咄咄逼人。

这时候,周围已经围满了不少人。

这些人听见吉普说景云霄是贾镇的师尊,一个个都是满脸的不相信,而又听见贾镇是收受贿赂,帮人作弊考取炼丹师后,反而是更加信了。

一时间,不少人对贾镇都是指指点点,对景云霄更是极尽蔑视之言。

“罢了,既然他是你贾镇的师尊,这一次考核炼丹师的品级至少也要比你高吧,不知道他是要考核七品啊,还是八品啊?还是九品炼丹师?”

吉普继续道。

此言一出,众人更是嘲笑不已了。

“哼,这么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是七品以上的炼丹师。”

“他能是二品炼丹师,都是破天荒了。”

“我们东玄域,像他这个年纪的炼丹师,最高也就三品吧?看来这一次真是贾镇大师收了贿赂,只是收了就收了吧,非要让他冒充师尊,这不就是贻笑大方了吗?”

“没想到贾镇大师是这样的人,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厚脸皮,为了成为炼丹师,做出如此厚颜无耻的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