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爱秋

   白日升正在屋中自斟自饮,一见卓不群顿时大惊,不等他开口,被卓不群释放的斗气桎梏。

   “斗师强者!”白日升发出一声惊呼,彻底放弃抵抗的念头。

   这时卓不群屈指弹出一粒丹药,落入白日升口中,入口即化。

   “卓立乃是本座后人,到丹坮来只是为了历练,若是他受到什么委屈…哼,这颗毒丹,让你灰飞烟灭!”卓不群挥袖一拂。

   白日升胸口如遭重击,口喷鲜血,强忍着剧痛,跪下连连磕头,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已经不见了卓不群的影子。

   “此人到底是哪一位长老,卓立竟然是他的后人!早知如此,我又何必为了讨好聂一鸣,去得罪他?”白日升感到口中的辛辣药味,心中惊恐万分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。

   第二天清晨。

   正在屋中修炼的卓不群,被庭院中传来的动静惊动。

   “白日升这势力狗,难道就不怕死?”卓不群眼中寒芒一闪,走出房间。

   只见七八名丹童在庭院中解手,其中有一名黑脸少年,竟在光着屁股大解,见卓不群出来,也毫无停住的意思。

   卓不群心中涌起杀机,漠然开口:“你们可知道,这么做有什么后果?”

   “别急,等我拉完,会让你吃的干干净净!”黑脸少年肆意挑衅,引起其他人一阵哄笑。

  
夏天小罗的悠悠时光

   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白日升急匆匆地赶来,见到这一幕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 黑脸少年叫道:“白管事来的正好,这小子嚣张无比,竟然要逼我们吃屎,真是欺人太甚!”

   卓不群冷冰冰的目光,落在白日升身上。

   白日升一个哆嗦,厉声喝道:“放肆,谁给你的胆子,敢如此肆意妄为!”

   黑脸少年越发得意,向卓不群冷笑道:“你这小小丹童,得罪了聂一鸣丹师,还想在丹坮厉族?欺辱同门,最低杖脊二十,看你这次怎么死…”

   “老子说的是你!”白日升吓得面如土色,一脚狠狠地踹在黑脸少年的胸口。

   黑脸少年猝不及防,一屁股坐在热气腾腾的秽物上。

   “在下管教不严,请卓公子恕罪!”白日升看向卓不群,满脸惶恐,就差下跪了。

   众多丹童顿时目瞪口呆,怎么也弄不明白,白管事今天抽什么风,这不是聂浩授意,白管事亲自安排好的事吗?

   “该怎么处置,白管事看着办!”卓不群漠然道,转身走入房间。

   白日升拿出管事的威严,朝着黑脸少年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拉的,自己吃干净,否则老子打断你五肢!”

   黑脸少年的脸,霎时变得惨白。

   事情迅速传开,一传十,十传百,事情最后被人谣传为卓不群逼迫丹童吃屎,于是卓不群除了天赋了得之外,还多出了一个霸道、猖狂的名声。

   接下来十几天时间,卓不群闭门修炼,在消耗大量丹药、星辰石之后,终于将斗气水平彻底稳固在斗师境界。

   期间再也无人前来骚扰,白日升也越发恭敬。

   卓不群也试图向白日升打探化天镜碎片的消息,只是以白日升的地位,知道的十分有限,不过从他的口中,卓不群也知道了不少事情。

   由于丹春秋的禁丹令,云辰门极度缺乏丹药,丹坮在门中的地位超凡,云辰门也不留余力地培养丹师。

   每隔三个月,丹坮都会举行一次丹考,用来考验丹童。

   在丹坮中还有一座丹塔,专门用于考验丹师和丹童,若是表现出众,就可以引起高层重视。

   “我不能在云辰门中消耗太多的时间,必须尽快拿到化天镜碎片。闯丹塔,可以引起云辰门高层的注意,甚至惊动云辰老祖也未可知!”

   卓不群一番盘算,决定闯丹塔,展现丹道才华,迅速在云辰门中崛起,找机会接近云辰老祖,夺取神镜碎片。

   三大宗门众多强者在煌都陨坑中失踪的事情,此时也传扬开来。

   云辰门震动。

   三大宗门震动。

   整个芜原为之震动!

   三大宗门中的两位大长老、斗师强者十几人,竟然部失踪,如同人间蒸发,事情委实诡异,对于三大宗门同时也是一次重创。

  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三大宗门自然不会善罢甘休,开始集中力调查。

   谁会想到,事件的始作俑者,竟然会藏身在云辰门中。

   这一天,云辰门北麓响起一阵悠扬钟声,众多丹童从半山腰出发,来到北麓丹坮。

   每隔三个月,丹坮都会对丹童进行一次丹考,这次召集丹童,正是为了丹考。

   卓不群随着众多丹童,来到山岳北麓的一座广场。

   众多丹童无不对卓不群敬而远之,在众人心目中,他不仅拥有霸王藤星魂,还是逼迫丹童吃屎的狠人,并且还得罪了聂一鸣,谁敢接近他?

   “卓立,等丹考过后,你嚣张的日子,也就到头了!”聂浩在十几名丹童的簇拥下,来到卓不群身前。

   卓不群淡然一笑,小小丹童,竟然威胁一名斗师,委实可笑!

   “再过一会儿,我要看你横尸当场!”聂浩心中冷笑,眼眸中流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狠辣、冷酷之色。

   等了一会儿,一名中年丹师带着十几名白衣丹师和执事,来到广场上。

   “本次丹考,由本座主持!”中年丹师威严地开口,一身红袍,容貌虽然丑陋,气度却极是不凡,面带丹师特有的倨傲之色。

   此人姓刘,是一名一品丹师,斗气水平不高,身份却是不低,等同于内门长老。

   刘丹师接着开口道:“本次丹考内容,是挑选药材。规则跟以往一样,按照抽签,限时一个时辰,选取百种药材!”

   丹童考核方式,看似简单,实则并不容易。

   要从成千上万的药材中,按要求挑选出百种不同的药材,年份、成色、药性,一样都不能错,需要极为扎实的功底,难度极大。

   “每次十人,开始吧!”

   刘丹师挥挥手,一名白衣丹师按照名册,点了十名丹童上前。

   新入门的丹童被安排在前面考核,卓不群、聂浩都在其中。

   “你叫卓立?”刘丹师睨视卓不群,自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,“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作弊手段,这才混入丹坮,星灯木亮起九千灯,你咋不逆天呢?今天本座倒要看看,你怎么逆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