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_a5385

万丈山巅,风雨刚歇之际,本该森冷肃杀。

但此刻,六扇门一众捕快,却好似感受到了大日直射一般的燥热,似乎天地间的气温陡然为之上升一般。

“神的力量?”

山巅之上,薛潮阳神色动容。

没有人可以以肉体凡胎影响天地气候,唯有神脉大宗师,方才能以自身之‘神’推动天地气场,造成天地气候的变化。

来人竟是神脉大宗师?

“不对!”

转瞬,薛潮阳便为之警醒。

这并不是天地的气候改变了,而是一股无形的气势影响到了众人的心灵,让他们产生了温度变化,感受到了燥热。

若是真正的神脉大宗师含怒而来,此时山顶之上,将会成为真正的火焰烈狱,所有人全都要被怒火烧死。

但即便如此,来人也绝对是个高手。

呼呼~~~

古装美女俏丽多姿唯美图片

气流呼啸之间,人影踏步而来。

他的速度全开,气流不等散开,便被他强横的肉身生生撞开,一道无形的气流在其身前扩散蔓延,所过之处,一切为之飞溅,就好似在一切都在逃避一般。

只是一人踏步而来,竟让山巅之上众人感受到了直面千军万马一般的嚣烈气势。

来人自然是安奇生。

他的感知无比强大,于那风雨将歇未歇之际,已然听到了薛潮阳的话。

这如何不让他心中杀意沸腾?

是那安奇生?

薛潮阳心中震动之时,定睛看去。

来人速度极快,脚步似动非动,瞬息只见已然跨越百丈,沿着山路已然快要到来。

只见那人黑色道袍披身,苍老面容之上双眸如星,那满头白发更是如火焰般在身后升腾,衣衫猎猎之间,身上发出宛如江河滔滔一般的气浪之音。

他的眼神极好,甚至于能看到来人周身无数气流与一股无形之力的碰撞,炸裂。

“止步!”

山路尽头的六扇门众多捕快先是一惊,但眼见来人旁若无人般直冲而来,还是忍不住大喝出声。

继而,数十上百个捕快齐齐刀剑出鞘,与那山路尽头之处扬起刀剑如林。

森森寒光于初露的阳光之下闪烁着让人惊心动魄的杀意波动。

轰隆!

金铁交鸣之声大作之时,安奇生身子一震,似有雷霆之声自他体内爆发!

只是一刹。

在无数人眼中,那苍白长发的老道便产生了极为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花白长发一下如同镀上一层银一般耀眼璀璨,那亮若晨星一般的眸子之中似有火焰为之喷薄而出!

苍老褪去,佝偻不见,单薄的身躯更是一下为之膨胀起来!

只是一瞬而已,已然从一个花白长发的老道士,化作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人!

他那裸露在外的皮肤,赫然是宛如铁水浇筑一般的黑红色。

黑色抖动的,是大筋,赤红好似岩浆的是血液!

合一喷薄而出的,是纯粹强横的肉身之力!

明悟丹劲之后,安奇生平日里将气血劲力内藏于一点之中,战时一下为之勃发出来。

压得越狠,爆发也就越强!

在‘抱圣胎’尚未完成之时,安奇生自忖单纯的体魄已然超越了玄星之上所有的抱丹高手,而完成‘抱圣胎’之后,安奇生不知道自己的体魄是否能够比拟玄星之上的见神不坏强者。

但单纯的力量之上,玄星传说之中的掷象过河,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了现实!

换血大成之后,他的体魄又有了无比巨大的提升升华,连他自己,也不知晓自己如今的体魄有多大强大。

而这样强大的体魄,在平日里,他却生生的全都压抑在一点之中,外表看来精血枯败,垂垂老矣。

可想而知这压的有多狠!

而压得有多狠,这一爆发开来,便有多么的酣畅淋漓!

砰!

气浪滚滚如雷之间,他一步闯入了那漫天刀光剑影之中。

继而,那曾在仰啸堂后院压抑至今的那一声长啸,伴随着他倒提在后,陡然挥出的长枪一同。

震动了整个天宇峰!

轰隆隆!

好似一枚枚炮弹陡然炸开!

音波混杂着狂飙的气浪宛如汹涌扩散,一下掀起了方圆十多丈内的土石泥沙!

首当其冲的十数个六扇门捕快更是一瞬之间,双眼发黑,被巨大的音波气浪当场震死!

而就在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之际,丈二长枪宛如一条神龙腾空,扫尾。

巨力爆发之下,十数个六扇门捕快一下被扫上半空,被汹涌澎湃的气流音波鼓荡着,冲向了悬崖!

吐气如雷!

横扫千军!

一步踏出,安奇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所有六扇门捕快的目光之中。

唯有那一杆丈二寒铁枪,好似一条择人而噬的游龙怒而咆哮。

“怎么,怎么可能?!”

看着如龙翱翔而来的枪影,以及那无数倒飞吐血,脑浆迸裂的捕快,人群之后的明棠瞳孔一缩,心神颤栗。

作为唯一与安奇生真正交过手的他,当然知晓,两月之前的安奇生,尚且还不是他的对手!

能够重伤他,还是靠着数日夜的奔逃耗尽了他的体力。

但即便如此,他都可以逃走。

短短两月,竟然就有这般可怖的提升?

那夺灵魔功,竟然有如此之强?!

“杀!”

巨大的恐惧,愤怒,杀意,后悔,不甘在明棠心中一下爆发了。

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,全身真气一下鼓荡,爆发了六扇门秘传的搏命秘术。

铮~~~

赤红刀光与铮鸣之声齐齐爆发!

明棠含恨出手,独臂长刀挥舞间,刀芒吞吐数尺,撕裂漫天气流,迎向那如龙长枪。

当!

第一声真正的金铁交锋声响起。

挡住了?

明棠的心中一喜,下一瞬,他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双宛如大日一般璀璨的目光。

轰!

明棠双眼一突。

只是一下碰撞,他那死死握着长刀的独臂,便彻底撕裂了,与那短刀一同,被吹的无影无踪。

砰!

继而,无与伦比的力量降临。

我连一招都已经接不下了?

念头尚未闪过,明棠只觉胸口一痛,继而无可形容的巨力在身上爆发开来,甚至都没有真正看到来人身影。

整个人已经倒飞而起,于半空之中,全身筋骨已然一下碎裂了。

整个身子好似漏气了水球一般,一下喷出了漫天血雾。

轰隆!

音波兀自回荡间,安奇生已然立于山路尽头,天宇绝巅。

倒灌而来的气流吹动了他的衣衫,银发。

在他身后,诸多抛飞的捕快,脱手的刀剑,飞溅的泥土沙石如大雨般‘噼里啪啦’而落。

一枪而已,便凿开了堵路的六扇门诸多捕快!

何止是摧枯拉朽?

天宇峰一片死寂,所有人全都看向安奇生,绝大多数人,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被自己追寻了许久的‘魔头’。

“是,是他,怎么会真的是他…….”

东门若惊呆了,看着安奇生的眼神如同见了鬼。

短短两个月,这人竟然已经成了气脉?!

“薛潮阳…….”

安奇生打眼扫过山巅,目光垂落在与拓跋重光并肩而立的薛潮阳身上。

薛潮阳眸光闪动,脸色阴沉至极。

他做梦也没想到,在明棠,东门若提供的情报之中,不过真气初凝的安奇生,居然强横到如此地步。

“你…….”

薛潮阳眸光一动,正要说话,安奇生已然长枪扬起,嗡鸣之间划过长空,宛如流星一般直刺薛潮阳而去:

“废话太多!”

一枪而已,山巅之上的众人的脸色又是一变,见识到了真正的铺天盖地!

只见那长枪如龙腾空,继而一个弹抖只见,宛如孔雀开屏一般,千百枪影随之而出,刺破了重重气流。

枪林滚动,如大河垂天而下,一下将薛潮阳,拓跋重光都笼罩在内!

“找死!”

一个字没说完就被打断,薛潮阳心中杀意也是一下勃发。

铮~

森寒,冷酷,无情的刀光照亮山巅,方才有排空裂云的刺耳刀啸为之炸响!

吼~

一刀既出,山巅之上众人的眼前皆是一花,好似看到了一头漆黑魔狼扬天长啸。

“啊!”

观战的诸多武林中人中不知有多少一下后退。

在他们的感应之中,整个山巅都一下被撕天裂地的残酷刀光充斥,充斥着邪异灭绝的森寒刀意滚动宛如大海席卷众人。

安奇生出场的姿态太过惊悚,太过震撼。

以至于薛潮阳一出手,便发动了自己成名绝技,天狼七魔刀!

呜呜哇哇~

刀芒急速切割之下,无所不在的空气发出一声声凄厉好似饿狼咆哮一般的哀嚎之声。

瞬息之间,已然向着那漫天枪影斩去!

“以一敌二?你以为你是谁?!”

怪石之上,提长刀而立的拓跋重光眸光同样转冷。

与那刀光枪影齐齐出现的刹那,也同样一步跨出在前。

霎时间,如山如海一般雄浑的真气为之荡开。

在他四周,空气好似成为了实质的水流一般被凶猛的真气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漪。

铮~

继而,被其拖在身后的长刀才陡然之间为之扬起。

拓跋重光所持之刀长达九尺,纹路雍容的木质刀柄长达过半,雪白刀身光华如镜。

于他踏步之间,刀吟之声宛如怒龙咆哮般震动天宇峰巅!

宛如匹练一般的刀光横跨长空,森寒决绝刀光撕裂无穷气流,好似超越了目光的极限一般。

明明后发,却能先至!

在薛潮阳的天狼七魔刀尚未与那枪影碰撞之时,已然轰然间撞进了如林枪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