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94_a5171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赫云舒看着等着她开口的众人,神色平静。

她知道,她一开口,势必会惹怒了这些人。

但是,这盆冷水,她不得不狠狠心浇下去。

“恕我直言,们这么没头的苍蝇一般找下去,必会一无所获。”赫云舒冷冰冰道。

刷——

寒风等人的目光看向了赫云舒,神色本能地有些恼怒。

随风是他们的暗卫统领,他们尽心尽力,就是为了找出他的下落。

这几日,他们殚精竭虑,没有一刻停歇。

可是,这样辛苦而赤诚的举动,却被说成是一无所获。

他们有些不服气。

但是很快,他们掩饰了这恼怒,只是看着赫云舒,带着些隐隐的秘而不宣的不悦。

森林里沐浴阳光的漂亮小嘴姑娘图片

寒风瞪了众人一眼,然后起身行礼,道:“王妃娘娘,愿闻其详。”

“各位,在京城之中,我们的明线、暗线加起来有上千人,可有这么强大的信息网支撑着,一连数日,我们居然找不到一个我们的人,这还不奇怪吗?”赫云舒反问道。

“兴许,他们将随统领藏了起来。”

“没错,但是们有没有想过,随风被藏在了何处?”赫云舒发问道。

众人面面相觑,无人回答。

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答案。

赫云舒没有再问下去,而是话锋一转,道:“们说说看,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寻找?”

众人跃跃欲试,哪个都想说。

赫云舒点了寒风,让他先说。寒风想了想,道:“王妃娘娘,我就从随统领失踪的那一日说起吧。那一日,我们赶到了破庙,但是破庙之中,空无一人。只有地上有些血迹,然而旁边有一小片碎衣服,

是随统领的。”

赫云舒接过寒风的话,道:“所以,们在破庙附近扩大范围寻找?”

“是。”

“怎么找的?”

“每到一处,就找出我们的线人,询问之后再作打算。”寒风如实道。赫云舒点点头,道:“们若是这么找下去,迟早会把我们之前辛苦设下的明线和暗线全部暴露。到那时,我们就失去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慢慢地,会越来越迟钝,最后

,被别人所算计。”

她言语笃定,不带有丝毫的犹疑。

她是真的肯定。

寒风的嘴巴张了几张,道:“王妃娘娘,您的意思是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?”

“没错。我让我的人去查了,之前们接触过的明线和暗线,死了几个,又有几个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,惶惶不可终日。”

说到这个,赫云舒的神色冷了许多。

她让血影去查,昨日刚刚得到这个消息。

所以今日,她迷晕了燕凌寒,为的就是冷静处理这件事。

不能有更多的人暴露了,但是,燕凌寒一心想要找到随风的下落,这样的话,他一定不愿意听。

因此,赫云舒不得不这样做。

寒风等人听了,也有些震惊。

赫云舒的话,他们自然不会怀疑。

但是,细想一想,这样明显的接触这些明线和暗线,还是第一次。赫云舒继续道:“我们的对手很聪明,他们知道,我们之所以能够对整个京城了如指掌,就是因为我们有足够多的线人,能够源源不断为我们提供消息。这一点,在我们对

付大魏奸细的时候就已经很明了的。对手熟知这一点,所以,他们要斩断这些人。这,就是他们的计策。”

至此,寒风等人虽然不如赫云舒聪慧,但是,经由赫云舒这么一解释,他们也明白了过来。

对手的计策,说起来并不难识破。

他们先是引诱随风上当,然后算计了他,让鲜血淋漓的小六回去报信。

为的,就是最大限度的激起燕凌寒的怒气。

因为看到被放回来的小六尚且如此鲜血淋漓,那么,燕凌寒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到,被那些人控制起来的随风,会是何等的惨状。

关心则乱。

因为这关心,燕凌寒失去了一向的理智,才会发了疯一样想要找出随风的下落。

如此,必然会动用那些明线和暗线。

只要燕凌寒一动这些人,这些人就在对手的掌控之中。

听话的,吓唬一顿,来一招反间计。

不听话的,杀了就是。

这也就可以解释,那些线人,为何有的死了,有的受了巨大的惊吓。

这一刻,寒风等人后怕不已,因为他们无法想象,若是赫云舒没有发现这一点,那么以后,这京城会出多大的乱子。

幸好,眼下暴露出来的明线和暗线还只是少部分,不至于酿成大错。

寒风等人跪倒在地,道:“王妃娘娘,我等愿听您差遣,请您吩咐。”

赫云舒点点头,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他们要做黄雀,那么,我们就做黄雀背后的猎人。我们,这样做……”

之后,赫云舒招呼他们近前,声音也压低了许多,说出了自己的计划。

既然已经明白了对手的招数,那么,就要见招拆招。

今日,该找人的依然要出去找人。

但是,会有另一拨人,躲在暗处,查看那些可疑的人,从而顺藤摸瓜,找出对手的所在。

赫云舒如此布置,寒风等人依计而行,出门去了。

他们走后,赫云舒乔装成了男人的模样,带着血影等人出了门。

她是去找那些已经暴露的明线和暗线,希望从他们那里知道一些线索。

如此,赫云舒悄无声息,去了城西。

城西有一家米铺,是燕凌寒名下的。

这里的掌柜,也是他的人。

前几日,这掌柜暴露了,而现在,已经吓瘫在了床上。

赫云舒要找的人,就是他。

赫云舒过去的时候,这掌柜所在的屋子已经臭气熏天。

他吓瘫了,大小便都在床上,没人伺候他。

赫云舒吩咐血影将他清洗一番,安置在另一个房间。

温暖干燥的床铺给了这米铺掌柜暂时的舒适,也给了他安心。

他的眼神里,有了一些光彩。

赫云舒看着他,直言道:“我是铭王殿下的人,想来问问,经历了什么。”听赫云舒如此说,那人顿时瞪大了双眼,浑身都跟着颤抖起来:“他们、他们……他们是鬼!是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