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6_a5389

弗道子在鹿正康左手边,他坐下来的时候,是把剑匣和佩剑摘下来放在一旁的,现在他盯着鹿正康,左手不知不觉情不自禁难以自制地就摸到红玉剑的剑柄上了。

他和鹿正康属于犯冲。

一个是刚正不阿的剑仙,一个是心思纯洁的魔头。怎么也玩不到一块去的。

弗道子微笑,“聊了半天,在下也不再拐弯抹角,事情原委说来也简单,我那师妹自回去后便心神不宁的样子,我做师兄的,当然得来查查是什么原因。”

鹿正康又喝了一口茶,“心病还得心药医,我与青宁子道友虽然只有一面之缘,但也欣赏她的为人处事,她若是遇到什么难处,我自然会尽可能得帮忙,不过,若说是有心事,恐怕我是没有什么妙招的。道友也不要太着急,与净菩提大师一起饮茶论禅,说不定能找到开解青宁子的话头。”

弗道子略略皱眉,他这次来其实就只当是寻常出行,没有与人交恶的打算,只不过,在杨国这一带,他看这些百姓都颇为诡异,听闻是杨国国教赤天府带来的变数,他身为正道中人,自然是关心这些生民是否会被邪门外道蛊惑的,与之相比,其实弗道子对青宁子的小毛病已经不太在意了。

“在下还有一事不解,二位都是在杨国生活有一段时日了吧?不知对这赤天府,可有耳闻?”

“那是自然的。”鹿正康点点头,净菩提也跟着点头。

“那么二位想必知晓杨国百姓常常诵持的《赤天玄冥救世普渡真咒》,在下拙见,这咒文不是寻常经典,似乎颇有一股咒力,极有可能是邪派作为。”

净菩提合十微笑,“阿弥陀佛,施主倒是多虑了,这《赤天咒》乃往生极乐之妙理,凡人诵持有无边无量功德,理应供奉七宝,将之普传天下。”

弗道子有一种如坐针毡的错觉,“大师此言何意?”

“阿弥陀佛,《赤天咒》对吾等修士或许是有害,不过对寻常凡俗之辈,实在是救苦救难的利器。道友这一路所见所闻,是否对杨国风气颇为惊奇?”

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

“确然。以我所见,杨国中人,上至王公,下至奴仆,皆是无忧无虑,身心愉悦,仿佛极乐之国。可世上哪有这般好事,天道守中,有得必然有失,杨国人得了这般福祉,究竟失去了什么?”

弗道子所说的,其实是心印的特殊效果。

大量的心印,就像是大量的终端,主机在鹿正康这里,网速带宽就这些,鹿正康也是顶不住三千多万人同时在线的酸爽,于是在某一天,他大吼一声“我不是盘神!”然后就给这帮人限速了。

限速归限速,他不是把人变白痴,这玩意也不是说把b卡成kb就完事了的,鹿正康的做法是把无聊这种心理状态从这些受印人的思维里抹去。所以弗道子说的不对,杨国人不是先得到了什么,而是先失去了什么。

人生八苦,所谓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爱别离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阴炽盛苦。鹿正康管不了生老,但能管病死,抹去人的无聊,相应的,就少有求不得,少有怨憎会。

人吃餐饭会腻,工作劳动会倦,游戏玩耍会厌,朝夕欢好会疲,家人相处会累。

快乐是如何消失的呢?

快乐被无聊和空虚压垮的时候就悄然消失了。

人在总结世界规律的时候,会对重复的内容感到无聊。鹿正康现在把这个过程打断,让这些受印人每日重复相同的事情,却仿佛探索新世界一样愉快刺激。虽然确实会让人有些憨憨,但不得不说,这个代价完可以接受,君不见杨国犯罪率都直逼冰点了。

更重要的是,快乐的人心变得纯净,就不会产生那么多复杂的想法,减少了流量需求,让鹿正康这个无良网盘能松一口气。

净菩提这个修禅多年的老尼姑,她其实不是被鹿正康洗脑了,而是她在鹿正康这里看到了希望,消业解脱的希望。在她看来,鹿正康那不是魔头,他是佛门救星。

如果说弗道子和鹿正康是天生犯冲,那么和尚尼姑之类的佛门子弟看到鹿正康那是亲切得要命,恨不得能冲到他腿边跪下。

鹿正康当初指派妖马遏行云偷袭净菩提,后来二人一见面,净菩提完没有生气,与鹿正康一起喝喝茶,聊聊人生观念后还主动要求要体验一下同心印。

这劝降工作顺利到让人头秃,青宁子都意外了,她还一度想说服净菩提和她一同反了鹿正康他娘的。没想到这个老尼姑光速投敌,整的青宁子被动极了。

现在弗道子是要替杨国百姓讨一个公道,还没有认定鹿正康就是幕后黑手,可他已经确认这两个人和赤天府有关系,甚至隐居杨国的修行者们都或多或少和赤天府有关。

鹿正康神情自若,“百姓自有百姓福,我们修士不是奶娘,不必管人家生活琐碎,不如一起聊聊星象吧?”

弗道子看到鹿正康与净菩提两个人的神秘微笑,联想在杨国一路所见,基本上每个人都是这样快活的样子,心头越发有股森寒,“道友有所不知,大风起于青萍之末,这般不寻常的动静,必然是有邪派动作,这赤天府来路不正,先前从未听闻中陆东南修行界有这样一个门派,若是举一国之力,为恶则天下大乱,更兼深患流毒,百世不能止息。净菩提大师,您也是了悟禅机之人,当知邪教造业无穷,吾等正道中人见怪不怪,待魔头成势,怕是悔之不及也!”

鹿正康喝完杯中茶水,“弗道子老兄,似你这般人,情性高洁,我本以为你是一个逸士,没成想,居然是一个侠士。自古有剑仙传奇,豪迈慨然。那青宁子道友也是这般,听闻豪侠之志便情难自禁。见微知著,青莲剑宗不愧当今正道魁首,虽然道统青稚,可都有一幅古道热肠,当年青莲道人为天下第一剑客,天下第一豪杰,天下第一侠士,天下第一诗仙,他留下的传承,总不会让人失望的。看你们这样的后辈,可以瞻仰当年青莲道人是何等风流。”

他每说一句,周围的空气便更冷一分。

“弗道子老兄,要探访隐秘,可不是简简单单的,总得付出些代价。”

弗道子身侧剑匣弹出七柄森白法剑,有刃无柄,乃真正飞剑之属,七剑一一对应西方七宿,奎,娄,胃,昴,毕,参,觜,七剑结阵,可召来西方白虎白帝相助,威能无穷,杀伐无双。

鹿正康依然平静,“方才在下提意要论一论星象,道友果然信人,绝不教我徒劳口舌。这里地方狭窄,施展不开,况且要伤了百姓,不如我们去天上一战?”

弗道子长笑一声,脸上肃重的神情都无限舒展开来,“正所愿!请!”

剑气冲霄,击破屋盖,剑仙脚踏红玉佩剑,身旁七道白虹相随,刹那便直冲云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