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app**

   呼!

   黑白二气流转,阴阳太极图如同一幅巨画,在少年的推动下旋转着镇压向前,所过之处,时空仿佛都沉寂了。

   三足金乌元神的神火扑打在上面,一股刚柔并济的力量反作用其上,如水似风,缥缈玄奥,不仅将所有的攻击尽数化解,还将部分神火反拂了回去。

   三足金乌仰天厉鸣,声动九霄,纯金色的双瞳闪烁妖异的光泽,战意愈发强盛和炽烈。双翼一振,狂猛的火浪旋风将回击而来的神火悉数纳下,融入体内,随后,金乌本体直扑阴阳太极图,三足九爪,爪尖若天剑,寒光凛凛,不可直视。

   金乌强势,欲一举撕裂阴阳太极图。

   厉成海绝非优柔寡断之人,大战既起,兵戈已见,纵使心里再不愿与苏恒同门相残,但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他还是暂摒了心中杂念,开始认真对待这一场对决。

   看到苏恒出手迎战,厉成海心中五味杂陈。一方面战意升腾,但另一方面,还有一丝丝极其细微、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想承认的……失落。

   白衣少年风姿绝世,真体威名震动天下,再携大败两位天骄的威势横压而来,厉成海感受到一股难以言状的压力。他心里很清楚,这个曾经的小师弟虽然年纪轻轻,但同阶一战,自己十有八九不是对手。

   这不是妄自菲薄,而是客观求是。

   因此,在厉成海心里,他并没有必胜苏恒的把握。双方交手前,厉成海让苏恒全力以赴,是出于他内心的骄傲和对少年的愧疚。可当苏恒真正与他动手时,他又不禁心头一凉,难以遏制地生出一种失落感。

   每个人都有私心,即便是生性豪迈粗犷的厉成海也不例外。毕竟,如果苏恒真像他所说的那般,全力以赴,此战再败,那他就真的会被逐出师门。

   太上长老问天,从不说空话!

  
格子衬衣清丽脱俗清纯美女生活照

   厉成海怕了,他不怕输在苏恒手上,但他怕被逐出凌天宗。

   因此,在这一刻,厉成海开始全力出手了。

   三足金乌的影子在瞳孔里快速放大,苏恒双瞳眸光流转,似是直接看穿了厉成海内心的想法,嘴角流露出一抹莫名的微笑,闲庭信步。

   不过,他手下的功夫也不含糊,元磁真力混合天地磁力源源不断地输进阴阳太极图中。受此供给,阴阳太极图就跟吃了一剂大补药似的,猛然再次膨胀了数倍。

   神图遮天,隔断苍穹,化作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幕,将通途化作天堑。

   三足金乌犹如天外陨石猛扑而至,无边的火浪炸在上面,恰似万里江河咆哮的波涛遇上了坚不可摧的大坝,前进的势头猛地顿住,前冲的力量转折向四周,狂涛怒起,卷起千堆雪。

   只是,这里的“雪”,却是金红色的神火,而那奔涌咆哮的,则是无尽的火海。

   磁力玄奥,扭转乾坤,少年一手轻轻转动神图,黑白二气闪烁流转间,将厉成海的所有攻击尽数接下,任凭对方如何冲击,就是无法攻破阴阳太极图。

   厉成海心中一凛,只有真正和苏恒交过手,才知道这个白衣少年有多么强大和难缠。三足金乌元神

   携无尽神火而来,不顾危险地猛扑狠厮,已经是他最强力的手段之一了,然而,这些手段施加在真体身上,却连他的一根汗毛都不能伤到。

   怪不得,怪不得阮少泽和天权会败得那么彻底。

   厉成海目光一转,前方不远处,正有白影飘动。少年单手背在身后,昂然屹立,脸上挂着淡淡的温和笑容,虽一言不发,却睥睨天下。

   微风轻拂起他的衣角,他仿若一尊即将乘风而去的无上仙王,逍遥自在,万古唯一。这一刻的风采,深深烙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。

   直到很多年后,众人都不曾忘记。

   但越是如此,厉成海便越是心惊,同时感到苦涩。所有人似乎都想错了,苏恒真的会动手!

   厉成海无奈,却也只能绵绵不绝地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,三足金乌声啸苍穹,几乎陷入了狂暴,对着阴阳太极图疯狂撕咬着。

   可这仍旧改变不了什么。阴阳太极图仿佛一座神岳,屹立千古万载,岿然不动。

   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众人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。苏恒虽然挡住了厉成海的全部攻势,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动反击,而是被动承受着这一切。

   众人露出异色,面面相觑间,都不知道真体是什么意思。

   无人认为苏恒是没有还手之力,许多人心中猜想,难道他想一直拖下去,让比斗以平局收场?

   峰灵则是心头一跳,低叹道:“果然,他还是没能彻底放下。”

   萧暮云也不再持先前的意见,苏恒不反击厉成海,已经能说明了很多问题。她知道,峰灵的分析是正确的。

   可是,这样拖下去,真的能解决问题吗?

   在众人古怪的目光注视下,战斗如火如荼地进行了上百个回合。当然,此战的热烈多在主攻的厉成海身上,而苏恒,一张阴阳太极图吃遍天下,将厉成海克得死死的。

   时间越拖越久,很快,近三百个回合过去了。而这时,厉成海也不再犹豫,完全放下了防御,开始组织全方面的进攻。

   和其他人一样,他也早看出了此战的不同寻常之处。当发觉苏恒只守不攻的这一事实时,他心里忍不住有些窃喜,似是看到了一丝希望的光芒。

   原来,众人的猜想也不全是错的。

   不过,厉成海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,心思却是无比的谨慎和缜密,虽然意识到那一点,但他始终都防着一手。

   他担心这是苏恒用以迷惑他的手段,随后再趁虚而入。

   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些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,但此战事关重大,关乎着凌天宗的荣誉,关乎着他能否继续留下来,厉成海不得不做一次“小人”。

   只是,战斗一直持续到现在,厉成海几乎能肯定,苏恒是不会对他采取攻势的。若不然,以少年的本事,早就可以强行对他发动杀势了。

   不说其他,就以先前击败天权的大平乱诀第二式来说,那双倍战力的恐怖爆发,厉成海都没有把握接下。

   一念及此,厉成海彻底豁出去了。

   暗金色神镜祭起,九离神火镜悬浮在前方的虚空,滴溜溜旋转着。那模糊的镜面,似是迷蒙了大千世界、红尘百态。

   一道神力注入,九离神火镜的光芒逐渐强盛,镜沿神火腾腾,仿佛由静态化成了动态。不仅如此,其上攀附缭绕的九只金乌似也是要活过来一样,金色神眸腾腾跳动,终于,在下一刻,九对神眼霍然睁开!

   咻咻咻……

   足足十八束火芒从金乌神眼中激射而出,相互交织,如龙盘柱,凝聚成一道通天彻地的火柱,隔空对着阴阳太极图后方的少年罩下。

   “唳!”

   三足金乌元神长鸣,大翼一扇,将漫天的金乌神火尽数卷走,合身一扑,也融入九离神火镜激射出的神柱中。

   九离神火镜乃天仙至宝,还是玄真真人在天仙巅峰境时都能倚仗的大杀器,以厉成海现在的修为和状态,虽然无法尽释其力,可一旦催动起来,也非同小可,足以对任何玄仙造成巨大的威胁。

   而后,再有三足金乌元神融入其中,这一击,几乎是倾尽厉成海所能发挥出的最大力量!

   所有人心弦骤然紧绷,他们知道,厉成海是要一举攻破阴阳太极图。

   阴阳太极图不破,他永远无法取胜,他也就无法完成问天交给他的任务。因此,厉成海拼命了。

   金乌神柱罩落,那股狂暴的毁灭性神力越来越近。所有人都在期待着,厉成海倾尽全力的一击,能否攻破这无坚不摧的拦路神图?

   万众瞩目,众人屏息。

   然而,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。

   白衣少年飘然立于虚空,金乌神柱罩来,他的眼中无波无澜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少年脸上的阳光笑容似乎更灿烂了,而且,在他脸上,隐隐间,似乎还有一丝丝如释重负的解脱感。

   正在众人都摸不着头脑的时候,苏恒右手一挥,宛如天堑横陈在前的阴阳太极图突然化作青烟消散。而苏恒的真身,也直接暴露在厉成海的攻势之下。

   “哗!”

   人群沸腾,群仙广场周围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眼睛圆睁,而少年对面的厉成海也是一愣。

   金乌神柱雷霆极速,一往无前,霍然洞穿了下来!

   炽盛的神光穿过了一具形体,绚丽的神霞如烟花绽放,彩光漫天。梦幻的光泽下,有神火熊熊而燃,似是在祭奠天地,那呼呼的火啸风声,似是在吟奏一曲英雄的悲歌。

   天地失音。

   在那极尽辉煌绽放的同一时间,一道缥缈而淡然的低吟声从小世界中幽幽传出。

   “人生于世,殷殷劳碌,命运交汇,陌路同途。恒之一生,自问未曾对不起任何人,无愧于人,无愧于心。师尊于我,知遇之恩于前,栽培庇护于后,情重如山,其恩难负。古语有云:生而不养,断指可报;生而养之,断头可报;不生而养之,无以为报。”

   “今朝今夕,此时此地,恒以一战之胜报凌天,再以一命之失报师恩。从今往后,两不相欠,命运分兮,同路……殊途……”